局中法度

因为梦和谎,一如醉和爱

同我去饮酒吧
凿一块圆形的冰
在漫长的夜里陪我说说话
让我趁着醉意向你坦诚
坦诚我胆小的 拙劣的爱情
它因染病已萎缩得苍白而畸形
除了我没有人能准确描述出它的样貌
它是我固守多年的 胎死腹中的梦
你不必再怜惜地看着我
我只想借着酒精和香烟
做一个荒唐的疯子
我要对着我的荒唐
诉说我荒唐的爱和荒唐的恨
同我去饮酒吧

评论

© 局中法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