局中法度

因为梦和谎,一如醉和爱

摘抄

《空花冠》

—— For a dead poet & myself

她错愕地骑着血,她越过
“人”的围栏,找一顶
空花冠。

时间早已献出自身
多余的枝叶,好贯穿她内部……
比甘甜更深处:

那些反反复复,
激动如玫瑰的病变。

不发,一言。
领受者不发一言。

她从口中抛出的锚,依旧
倒悬于母国这座
语法不明的,黑井之上。

不必,惊惶。
翻阅时不必惊惶。

当擅于埋没的暮光最终发觉:
她,只身站起,赤裸如余烬——

而高于围栏的,那顶
巨大的花冠!竟是如何
在一夜之间落成。

评论

© 局中法度 | Powered by LOFTER